霓虹

欲望永远活在边缘之上。

好想看踢球。

【德搞耶班】Roxanne

这篇文写的时候有点不动脑


ROXANNE
耶班
耶班
耶班


马希乌斯曾邀请多米尼克在酒会上跳舞,这是不多见的一次主动,而多米尼克向来都擅长把握机会,他们一唱一和一气呵成,其他的干员在台下鼓掌表示欢迎,多米尼克站起身,鼻尖贴近对方的耳朵,马希乌斯站的笔直,这不常见,多米尼克悄悄地亲吻他滚烫的脸颊,马希乌斯拉住他的手腕,他们走向台阶。
“他的手搭上你的肩膀,”马希乌斯开口说话,多米尼克沉默不语直到马希乌斯问他你是否会跳探戈。
“女步,”多米尼克甚至能闻到啤酒的味道和汗臭味混合在一起,马希乌斯正了正自己的领带,他难得的穿了西装。
马希乌斯搂住对方的后腰牵住他的手微微侧过头,莫妮卡和埃利亚斯探了探头看向临时舞台,马希乌斯闭上眼睛,这是一个开始的动作,他做任何事情前都会这样。
多米尼克揣测着,音乐起的及其恰到好处,喝高的干员不在少数,现在所有人都放下酒瓶盯着灯光闪亮的前方,马希乌斯是个绝佳的天才,无与伦比的复仇者,美好时机的统治者,正如现在,一个完美的侧步,一个优秀的抬腿,马希乌斯含住多米尼克的上唇,他们贴的太近,几乎吸附在一起,胡茬摩擦着彼此,现在马希乌斯甩出了第一个问题,是用德语问的,而且是方言,多米尼克在一个小半圈的旋转下回到对方身边,对方的手重新搭在他的后腰上,多米尼克眯起眼睛,灯光折射着马希乌斯的后脑和他的额头以及眼睛,对方压住他的上半身轻轻往下折,多米尼克引以为豪的小秘密,他的柔韧性不太差,马希乌斯是个白痴。
但现在不是了,他知道其他干员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舞台,所以他不加思考地给出了答案,马希乌斯把他拉近,他们再次贴上,胸口磨蹭在一起,他的大腿顶在对方的大腿外侧,马希乌斯的眼神撇开了,严肃地瞟向墙角的酒瓶,多米尼克咽下口水,对方的大腿根绑着一把匕首。
他们用德语快速地交谈着,在音乐的缝隙里小声询问,在高潮时用力回答,他们没有一次重叠上视线,马希乌斯是个没有能力给出情绪问题回馈的低能。
马希乌斯在一个节拍结束的时候,没有给多米尼克反应问题的时间就扯着他的手腕屈膝向前,再向右侧移动,多米尼克做了一套完美的跳跃,着地的腿微微用力,膝盖弯曲,他把答案飞快地念出来,夹杂着喘气和脏话,马希乌斯依旧看向左侧,他们的视线平行交错笔直向前。
多米尼克怀疑自己的手机都快飞出去了,他晃了晃身子试图挣脱开,马希乌斯多吃的饭和那几瓶酒给了他出乎意料的蛮力,他卡住对方,交叉步,踢腿,他往后退,多米尼克向前,他用力压下腰,多米尼克扬起下巴,他们的动作重合相似,马希乌斯是个完美的搭档。
多米尼克就像个见了鬼的罗珊娜,移步向前,用左手触碰另一个人的肩膀,靠近,呼出的气体重叠在一起,马希乌斯的脸涨得通红,尽管如此,多米尼克看到的依旧是完美的正常肤色,干干净净的皮肤,发烫的鼻底,没刮干净的胡茬和撇开的眼神。
他们深吸了一口气,多米尼克和马希乌斯的动作重合起来,马希乌斯用力把多米尼克甩出去,牵住他的手,把他拉回来,多米尼克张开手臂,伸直右手的同时卖出腿,多米尼克对自己的舞步骄傲到几乎吐出来,马希乌斯是个意外,彻头彻尾的意外。
他们拔剑张弩,气氛一触即发,不知道谁带头鼓掌,在音乐的尾声,醉鬼们站起来大声拍手,马希乌斯弯下腰,多米尼克向后仰抬起右腿,马希乌斯亲了亲他的嘴巴,有几个干员开始吹口哨。
马希乌斯没有搭理别的人,他扶着多米尼克站直,多米尼克忙着整理衣服和下台,灯光照的他眼睛发白,马希乌斯仅仅跟在他身后,他们找到了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小角落。
马希乌斯张开口,多米尼克侧过头看向对方的下颚。
“我无法与我的愤怒抗衡,离开我是你的自由,但也不要欺骗我,还请你,千万相信我,只要我说我爱你。”
多米尼克瞠目结舌,他没想过对方会背台词,他所能做的就是站起来亲吻对方的额头,告诉他自己该离开了,明天还要上班。
马希乌斯用右手推开对方,指尖摩擦在胸口的衣料。
多米尼克耸耸肩歪歪斜斜地走出了聚会。

【医狮】柑橘

这是一篇医狮
是,👉Achtzehn
对不起,只要打别的我的文就被封了


医狮


他们都不喜欢彼此,假设他们的相遇和见面是在维立叶尔,也许这见了鬼的情况会有改变,但实际上不是,他们蹲在医务室的角落里,奥利弗摸出口袋里揉烂了的烟盒,古斯塔夫狠狠盯着他,“你给我把东西收回去,蠢蛋,”奥利弗侧过头眯起眼睛看着对方的手,他没有搭理对方的嘀咕,自以为是的拿起台子上的火柴给自己点了根烟,古斯塔夫第一次没有发脾气,他出乎意料的冷静,起了身关上了门,奥利弗始终瞄着对方的动作,古斯塔夫提领子的同时,奥利弗把烟塞进了嘴里,满不在乎地坐下来用力吸了一口,这包烟很不错,他敷衍家庭聚会的时候从父亲卧室偷出来的,他悄悄把这些玩意藏在内侧口袋,睡寝室聊天做爱和上战场,无时无刻都带着这半包烟,现在他受伤了,他有无数个理由坐下来喘口气抽根烟。
但不是现在,不是这个地方,这个对象,奥利弗承认自己是一个不完整的人,现在他几乎被压力和失落逼疯了,古斯塔夫善解人意利他主义,尽管这些美好的评价足以把他吹到天上飞,他也绝对不会把这一星半点的慈爱分给奥利弗这个休息起来失魂落魄,从开口到眼神都透露着疲惫和不信任的男人。
他锁好门,奥利弗还忙着抽那一根烟,古斯塔夫没有阻拦他,奥利弗难得摔伤了胳膊,现在左手绑着石膏叼着绷带,简直就是一个逃学成瘾不服管教的中学男孩,他也确实是,奥利弗重重地叹了口气,他扶着白色铁皮柜子站起来,古斯塔夫依旧靠着门,他们在恋爱,也许不在,奥利弗对于亲吻和摩挲下巴是痴迷的,古斯塔夫等着逃课大男孩踩扁烟头凑过来,左脚向前,再是右脚,慢慢地,动作犹豫地靠过来,温顺亦或是骗局,古斯塔夫非常希望九条命讲的人猫故事能发生在奥利弗身上,因为作为他伟大的男友,古斯塔夫做不到在法律保护下阉了他,让他做一个只会喝着热奶茶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打盹吃玉米片,然后日益发福的老东西,但奥利弗是猫就可以,可以无条件的揉搓他乱糟糟的毛皮和柔软的肚皮,磨去他的爪牙,套上项圈穿着带翅膀的小衣服,靠在他身上发出呼噜声。
话虽如此,古斯塔夫做到了一点,奥利弗已经靠近,他们隔着彼此的呼吸望向对方背后,古斯塔夫扯出了对方衣领的项圈,奥利弗咧开嘴角露出虎牙,古斯塔夫用右手大拇指按压上去,奥利弗吃痛着闭紧嘴,他们摩擦在一起,用饱满的胸肌,发烫的呼吸,细微的距离,奥利弗把脸埋进古斯塔夫的肩膀,古斯塔夫回抱住他,他们总有距离,身体的远比心灵的少,古斯塔夫没问对方发生了什么,奥利弗摇了摇头,古斯塔夫闻到了好烟的味道,他询问奥利弗可以在事后抽一支吗,奥利弗调侃着回答好,他们就像建立了一个傻里吧唧的心灵聊天室,他们做到拿耳语沟通,这是奥利弗的进步,古斯塔夫夸奖着,奥利弗轻轻锤了下门。
后面的步骤水到渠成,奥利弗的工装外套和黑色运动裤脱下来不需要技巧也不需要温柔,可怜就可怜在奥利弗的一只胳膊残了而他从未学过拿单手揭开口子和皮带,古斯塔夫没说出心里话,因为这件事朱利安这小子都会,他经常打着瞌睡边刷牙边扣皮带,异常熟练,古斯塔夫把奥利弗按在床上建议他多跟朱利安聊聊天,这样不仅会系携带而且还能学会买几件小青年的毛线外套,奥利弗让他闭嘴,这句话被当作玩笑处理了,古斯塔夫把安抚毛绒小兔塞进了奥利弗的嘴巴里,奥利弗被剥夺了话语权,他只能半趴着,乳头摩擦自己左胳膊的石膏和绷带,古斯塔夫在半分钟前建议他拿一个创可贴保护自己的奶头,奥利弗为了男性的尊严,拒绝了,没有先见的人就是很容易后悔和丢人,事后奥利弗的乳头肿了起来,穿衣服都痛,不过不重要,现在他不知道,古斯塔夫挤润滑液的时候他还有心情含含糊糊地调侃对方,奥利弗是个嘴巴容易坏事的人,他不明白,但是其他所有人都懂,尤其是古斯塔夫,他考虑着要不要把项圈下挂着的名牌换成铃铛,欠揍的猫欠阉的狗都得这样,奥利弗不能阉,严格来说,古斯塔夫还不想,因为这根东西是他做爱时候的致命弱点,古斯塔夫是个聪明人。
后面的步骤更顺利,奥利弗累坏了,没精力反驳对方和尖叫着挣扎,他趴在床上咬着兔子喘气,古斯塔夫闷声不响地干他,用力干他,就像拿刀捅人一样,只是大家都换了个地方,奥利弗痛得要死,古斯塔夫没太大感觉。他们一唱一和,奥利弗低呼出声,古斯塔夫亲亲他的背表示安慰。
这半个小时就像喝营养奶昔一样索然无味,结束后奥利弗盖着毯子打了个盹,古斯塔夫单手扣好皮带坐在床边上抽烟,如果不看安全套和奥利弗肿起来的乳头,古斯塔夫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癌症科医生兼职家属,好笑的事这两样古斯塔夫都不喜欢。
他不喜欢Lion,一直不喜欢,这个进攻方的混账,婊子养的蠢货,说话不动脑子做事不考虑他人。
但他喜欢奥利弗,奥利弗.弗莱芒。

【火花YING】代偿

完整版!
给M女士的生日贺文!
代偿
火花YING


萧美莲在休假日搭了早班的飞机去日本,今川由美子约着她去参加花火大会,这个名字对于萧美莲并不陌生,她看过一些日本文学,尽管她并不能完全理解并夸口称赞。
但是他们相处的时候不需要靠这些来拉拢彼此,今川是个不错的聊天对象而萧美莲擅长倾听。
萧美莲没有耐心去翻那几本客舱提供的艺术杂志,她打了个哈欠把书放回小网兜里拉高眼罩。
大概在下午3点左右的时候,萧美莲揉着眼睛拖着箱子到达了日本,今川在机场门口等她,带着夸张的黑框墨镜,萧美莲把枕头夹在胳肢窝下面用力招了招手,今川几乎跳起来,她穿了一件浅米色的套裙和淡粉色的夏季外套,如果让萧美莲评论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否认掉这是她同事,且拒不承认,今川几乎在阳光下发亮。
最后萧美莲还是走了过去,今川的指甲油还是黑色的,和那身浅色的套裙莫名吻合在一起,今川咧开嘴用力晃了晃手上的钥匙,她开了一辆车,浅色的,有喷漆还贴了少女车贴的小标志。
萧美莲把行李塞进后备箱,今川帮她拉开了副驾驶的门,扬言说女士优先,萧美莲轻轻锤了一下对方的腰侧,今川嘀咕着日语坐回位置上,萧美莲在路上提过了小车的事,今川在放歌,回答的声音被盖过了,于是萧美莲侧了个身开始打瞌睡。
在下午4:30左右的时候,今川推醒了一直在掺瞌睡的萧美莲,他们去一条小商业街吃甜品,今川买了很多,萧美莲还在和睡眠作斗争,有一搭没一搭的把勺子放进嘴里,用左手支着头半眯眼睛看向地面,萧美莲的常服完全在今川的意料之外,她以为萧美莲至少会换个颜色,起码不再是黑色,萧美莲直白的审美能力让今川惊呆了,穿着全套黑色走在太阳地里,今川甚至怀疑她会因此突然着火,萧美莲依旧在朦朦胧胧的睡梦里吃东西,冰激淋化成了白色的奶油,她就挖着奶油往嘴里填,所幸到最后她还是清醒过来了,这半杯奶油起了点作用,萧美莲精神了。
她抬起头盯着碗然后看了看手腕上沾着的糖水从挂了蕾丝的盒子里抽了张纸,今川回过了神,他们把视线挪到一起,萧美莲微微抬了头,今川用手托着下巴。
“你笑的看起来很,”萧美莲没说后面的话,对方看起来就像朵花,嘴角有弧度的花,今川歪过头,萧美莲想到幼儿园的彩排,她下意识用手摸了摸今川的头发。
今川用头顶蹭对方的手,萧美莲把手收了回来,今川傻笑着,起码萧美莲这么认为,问她要不要去散散步,萧美莲算到了会有这么一个决定,她点头表示答应。
她们一直很默契,无论是上班还是闲暇,她们不约而同的把手背在身后,提着包,任由包起起落落拍在大腿上,今川跟萧美莲讲到了很多当时这里发生的事,萧美莲就一路支支吾吾回应对方一边尝这条街上的各种小吃,她见过的没见过的,他们吃了一路,今川把喝完的饮料瓶丢进垃圾桶时萧美莲还在咂手指上的酱汁。
他们走了很远,萧美莲聚精会神地听今川挥舞着胳膊兴奋地侃侃而谈,直到今川的包掉在地上,萧美莲才想起车的事情,她推了推对方的背,今川茫然的看着她,“车,”萧美莲做了个嘴形,今川提起包和裙摆就往回跑,萧美莲在后面跟着。
“我平时不会忘的,是萧美莲太吸引人了,”今川喘着气坐在驾驶座上拧着钥匙打开空调,萧美莲忙于扣安全带没能理她,今川是个专注的人,她开车的时候更安静,萧美莲侧着身睡了过去,今川抱怨萧美莲光顾着睡觉没有搭理自己,萧美莲垂着头把箱子提进公寓,她再一次错过今川地嘀咕。
实际上他们错过了夏日祭和花火大会,原因是到达今川的公寓后,萧美莲在泡澡的时候睡着了,被拖起来后又在换衣服的时候裹着被子睡着了,缩在床头那一大堆枕头上,今川实在叫不醒她,打了电话问廖子郎和江夏优也没能想到办法让她醒来,江夏优甚至考虑了往萧美莲脸上喷水的想法,结果被今川一口气回绝了。
今川去便利店的时候,萧美莲醒了过来,坐在床上抱着被子看电视,她试图给今川打电话,但是手机在房间里响了起来,人生地不熟萧美莲也没有兴趣冲出去找她。
半个小时后今川提着塑料袋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萧美莲精神满满的坐在床上穿着粉色的睡衣看电视。
“嗨,”今川开了口。
“晚上好,”萧美莲说着回过头盯着门口扬了扬手。

霓虹

无可厚非

UPLAY:NEON-VERBIETEN

让我们高举起双手,迎接一场意外。

“奴役别人,是件可悲的事情。我建议你另寻一门生意。”

我们100年后再相见。

这是一篇宅醒
宅醒!宅醒!宅醒!
文在P2
P2后面的小片段是来自一个文档丢失的英防

【德搞耶班】

一辆小自行车
分级有意义
链接走文档
耶格/班迪【左右有意义】

https://shimo❤️.im/docs/B❤️kCPbRW❤️cWHE❤️1L3Eq❤️
真实❤️链接❤️看❤️评论

【德法大炮】有机独角兽饲养所

喝了泡腾片的小独角兽会飞🤔

有机独角兽培育所
全员,班迪和Lion为主
中篇

多米尼克怀疑自己喝高了,因为无论他怎么用力睁大眼睛强迫自己注意力集中,他都能看到无数只浅粉色的独角兽尖叫着在粉色的金粉里面穿梭往返,接着有什么握紧了他的手腕但很快又松开了。
奥利维尔醒的时候多米尼克还在发呆,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就好像天花板正在向下洒满金粉,独角兽会从那经过那里,奥利维尔扶着床沿坐起身,躺了几天他记不清了,当时被拖回去的时候他跟多米尼克躺在一起一身血,嘴巴里一大股劣质纸板营养奶昔的味道,他舔了舔下唇,抬起屁股把枕头抽出来垫在腰后。
他从旁边的小篮子里捡了个看起来不那么红的苹果,捏在手里翻来覆去地检查,这是一个长期的,伴随着他一同成长到大的习惯,他在很早之前尝试过改正,结局就是习惯成了癖好,把他抓的死死的,贴近他的生活,紧盯着他的每一个日常,他依旧把注意力放在苹果上,多米尼克抓够了独角兽,扶着枕头坐了起来。
“我猜你注意力这么集中不是因为苹果里有虫,”多米尼克把话题丢出来,奥利维尔明显被吓倒了,苹果从他的晃动中间掉在被子上。
“事实上,”奥利维尔把苹果拿起来尴尬的笑了笑,“我在检查苹果里有没有虫,”他举高苹果盯着闪闪发光的苹果,再把它放到眼前,用力咬下去证明自己确实是在检查苹果。
苹果确实没有虫,这堆水果是今天中午朱利恩送过来的,多米尼克听到了年轻人和医生沟通的声音,他那个时候背对着他们侧躺在床上拉高被子,朱利恩有点担心的询问他们的状况,看起来简直就是把自己养的动物送去做体检的小孩,多米尼克憋住笑,他的脑袋还有点发昏,因为他想到了小时候养的狗,也许马西乌斯来了,他揣测着,德国人特有的口音过于好识别。
他猜对了,即使他并没有正脸对着门口,马西乌斯确实来了,还提着什么,他分不清他说话的声音,他一直在幻想马西乌斯骑着灰色的驴子抱着灰色的公猫,头上还顶着公鸡站在窗口向他问好,他确实笑出了声,他的意识被卡在了不莱梅艺术家身上,公鸡的头有点眼熟,猫变成了莫妮卡而马西乌斯骑着一脸关心的艾利亚斯。
“他没事吧?”多米尼克傻笑着冲窗户招手,被骑着的艾利亚斯驴子开始说话了,“他脑子看起来不太行。”
医生是个老年女人,她摇了摇头示意艾利亚斯,对方已经好起来了,马西乌斯叹了口气把莫妮卡猫放在地上,黄头发的女人开始冒烟,变成了柠檬和果篮,多米尼克张大了嘴发出赞叹的声音,好一出魔术,他感叹道。
艾利亚斯听到模糊的笑声的时候偷偷向医生耳语,年长的女人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请他们离开房间。
离开前,马西乌斯还嚷着说很快就会回来的,医生用力关上了门。
距离多米尼克和奥利维尔坐起来还有半个小时,这期间古斯塔夫来过一次,他问了些情况,像医生道了谢,把水果洗干净再摆回去。
奥利维尔依旧睡的像傻了,多米尼克朦朦胧胧地眯着眼睛抓头上长了两个角的小鸟。
在下午5点的时候,奥利维尔坐了起来吃苹果,接着就是多米尼克,他们靠在枕头上一人拿着一个苹果攀谈起来,奥利维尔的第二个根深蒂固的坏习惯暴露了,他翘起小拇指,把苹果咽下去挥舞着手描述事情,多米尼克没想管他说的是些什么,苹果滑溜溜的汁水顺着奥利维尔的手指流下去。
苹果快飞出去了,多米尼克合拢嘴巴,奥利维尔依旧翘着小拇指侃侃而谈,好消息是奥利维尔没有边咀嚼边说话的不良习惯,坏消息是,苹果确实飞了出去,奥利维尔瞪大眼睛瞳孔缩紧,多米尼克松开手。
很巧合的,朱利恩推开门走了进来,所有的坏消息全都撞在一起就一定会有个人倒霉,睡在内床的多米尼克把苹果掉在地上的水壶里,奥利维尔直接把苹果甩在了门口,他们望着门口,朱利恩微笑着边推开门边踩在苹果上,奥利维尔很难得的和多米尼克同步了,他们侧过头闭上眼睛。
朱利恩微笑着举着胳膊摔在地上,多米尼克看了看奥利维尔,奥利维尔看向窗外,太阳被盖在红色的余晖里顺着房檐往下移动,朱利恩扶着门框站起来,他们把目光放在一起,面面相觑。
朱利恩的脸在发红,奥利维尔撇过脑袋对多米尼克眨了眨眼睛,多米尼克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顺手拉上了窗帘。
“是这样的,”朱利恩清了清嗓子。
“我猜是醒来后就得出院了,”奥利维尔插了句嘴。
“你们得自己打扫卫生,”朱利恩否定了对方的猜测,“既然不会再在梦里抓小鸟冲着窗帘招手了,就起来自己打扫卫生。”
奥利维尔摊摊手,多米尼克努了努嘴让奥利维尔去看朱利恩的身后,奥利维尔歪过身子,朱利恩转身带上门走了。
“苹果被沾他屁股后面了,”奥利维尔伸出食指压在鼻底,“我天。”
“你说对了,”多米尼克说,“这证明你已经好了,今天你做清洁。”
“等一下,是你叫我看的”奥利维尔把枕头放平准备躺回去。
“我叫你看他今天的衣服上面是小马宝莉,”多米尼克闭起眼睛。

【背带裤小男孩】模仿

@每天都在约稿的唐大力 30题
主角是Mute

mute





Mark在学校的旧书刊里找到了三页贴有性感女郎的日记,他偷偷地抱着这本贴满了透明胶带的书坐在走廊最尽头的单人座椅上,避开正在打瞌睡的老头的时候,他小小的喘了口气四处张望着坐下来,刚刚买到的咖啡还在冒热气,他多加了份奶和两份糖。
他满怀期待地翻开书页,盯着中页里歪曲的字体和丰满火辣到爆炸的女人的身体,他伸出手沿着女人的肩膀滑下去,在腰窝上停留,透明的内心砰砰作响,他慌张地抬起头,脸涨的通红。
他是背着父母买的双份糖咖啡的,他的父母以他的儿子能喝无糖黑咖啡而骄傲,他不敢告诉那一对脸上写满光荣的父母这一点小小的转机,正如他现在会在11点准时躺在床上抱好玩具闭紧眼睛等待母亲走进来夸奖他听话,然后在母亲入睡后蹑手蹑脚地穿着睡裤溜进浴室锁好门。
他从来没有被父母抓到过,但是被学校那一群拥有女人裸体的大男孩发现了,他们把Mark拎进厕所,把他塞进厕所最后的隔间,然后把他反锁在里面,那群大男孩因为这些愚蠢无知的行径而大笑,他们几乎以为Mark是个被威胁就无法行动的傻蛋,他们耻笑着扬长而去,跟每一个人说Mark是个怪胎。
所有人都相信了,他们远远地逃走,在图书馆那个Mark常坐的那个位置贴上条子,他们开始做恶作剧。
这些小小的欺负无法对Mark造成任何伤口,他每天都会花大量的时间去模仿那本书,让自己看起来成熟而有魅力,他的同学放弃了捉弄他,可他的父母起了疑心,他们猜测Mark跟那些街头的小混混学坏了,即便Mark并没有,他依旧把心思放在那几张裸女身上。
他找了个周末,抱着装了硬币的罐子去旧货市场买了面划伤的穿衣镜,摆在自己房间里。
他默许自己奖励自己,这是他进大学的前一天,他必须做点什么来奖励自己,他把父母买好的小西装抱进房间里,赤着身子盯着镜子,他挺起胸压低腰翘起屁股模仿剪切画里的女人,他太瘦了,他撑不起那个动作。
他叹了口气,把衬衣套在身上,垂着头一颗颗扣上扣子,上等的材质让他幻想自己已经成年抱着包,包里塞着那本杂志,他可以明目张胆的走进小店去看漂亮的丰满裸女,他系皮带的时候闭紧眼睛扬起下巴,跳了跳,把背带拉到肩膀上,他再次做了那个动作,结局是把背带背后交叉的绳子扯反了,他不得不把手背在背后去整理。
他告诉自己,是因为自己太瘦弱了,没有长那些花里胡哨的赘肉,没有那么宽广圆润的后背。
他暗示着自己,永远地放弃了这个动作,没有再尝试,他所能做的只是抬起左腿,把袜带的圆头小铁钩搭进袜子边,他用余光看了看镜子。
他没能成功,不管是那个动作和他假定的未来,他不得不对着这些事实虚弱地反抗了一下。
然后他撕烂了那几张海报,再也没有买过咖啡。